广羽清

吴邪本命,三叔粉。
邪瓶、花黑,邪all,翟尹,其他cp不定期萌。
主要吃主攻,喜强强,讨厌武力定攻受和霸道总裁。

你死了,我带着你的蛇走下去。

这世间的所有情,都抵不过阴阳两隔,抵不过短寿与长生的分别。


长生虽非真正的不老不死,但也够普通人肖想好多时间。

突然想起幻境里的蛇祖和小张哥有感(我知道小张哥的cp是海琪姐但不要打醒我!!!)

请给“冷”cp多一点尊重,给兄弟情多一点空间

   作为一名腐女稻米,我有话想说。 

  《盗墓笔记》的粉丝中,腐女占了半边天,尤其相当多的人站瓶邪。它是热门cp没错,甚至连三叔也知道,许多腐女的说法是“官方已经给瓶邪盖过章了”。瓶邪党很骄傲,觉得瓶邪是“官配”,其他cp是“邪教”,邪瓶是“逆cp”,都是不应该存在的。

   可你们有没有想过,盗笔并不是一本耽美小说,三叔也不是一个腐男(尽管很多腐女说他腐,这也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,我还是要向这些朋友泼一盆冷水)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三叔《给腐女朋友的一封信》,没看过的应该去看一下,三叔真的很宠我们...

【邪瓶】是我也非我(重写,接沙海,半架空,尽量原著风)

第一章 起点
  时间回到一百多年以前。
  那时,大清帝国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,许多人已经维持不下生计,被逼得走上盗墓的道路。因为没有经验,大多进了墓就落得非死即残的下场。
同时,却有两大世世代代以盗墓为生的家族不知摸空了多少墓穴。渐渐有人探得了这两个家族的名号,寻求他们的帮助,于是从此形成了一种依附关系,一方提供下斗时的保护,另一方为他们打探消息。
  而这两个家族,就是张家和汪家,为了利益争得你死我活的两个家族。
  我姓汪,可我对汪家了解得并不多,对张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我不过是融入不进汪家的一个低贱的...

【邪瓶】是我也非我(重写,接沙海,半架空,尽量原著风)

以前写的太渣,我会修改之前写得不太妥当的地方,必要的地方会重写。大方向不变,具体的情节会有较大改变,在这里和大家说声抱歉。从修改过了的第一章开始重发,只是第一章改为了楔子。不舍得删原来的版本(住口你只是舍不得得到的热度)所以留下来了,但别想从原版里找到剧透哦


楔子

命运真是一个不可捉摸的东西。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普通的人,只是家族背景有那么一点不同。十几年前的一段时间,我过着索然无味的生活,几乎天天连做梦都幻想着自己是个英雄,不说拯救世界,哪怕拯救几个人也是满足的。如今我实现了,可我又发现我不愿意了。我宁愿自己是个普通人。
医生说我各个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衰竭,最多能再活半年。我的身体在一天...

秘密(接重启,无cp向,生日贺文)

文笔不佳,ooc,可能会有些bug。时间太少作业太多,只写了1000字。


   最近的事暂时告一段落,我虽然没有完全想通接下来的路怎么走,但人生那么多变故,就算想好了又能怎么样?盘算好了再下脚,只会活得很累。  过年陪爸妈过了几天,我就回到雨村,过起了泡泡脚种种菜搓一块两块麻将的日子。二月底刚拿起手机想问问王盟这个月进账多少,想到铺子已经没了,一时竟有些百感交集。管他娘的,出多进少,没了还省得烦,我心说。

    胖子这几天神神秘秘的,老是避着我打电话,发微信消息,甚至还背...

薄情

主要人物死亡预警


这是瞎子走后的第二年。他走的那天,我和我想象中的一样,没有那么悲痛。我只是很平静地向通知我的伙计道了声“是么,怎么没的?”下斗时眼睛看不清了,没躲过粽子,中了毒。挺正常的,我早预料到了。干我们这行的,怎么死也不意外。

他葬礼那天,我也没有去。吴邪在电话里声音很急切地问我怎么不去,说我是最该去的人。我平淡地笑了笑,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。

我知道自己很薄情,但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,至少没人能真正伤害我。瞎子也是,我们都是一类人。所以我才会选择和他在一起,相同的人能理解,待一起不麻烦。省得一方有情一方无意拉拉扯扯,我不喜欢。

瞎子似乎也真的从来没问过我关于爱的问题,我们彼...

关于王胖子与邪瓶/瓶邪cp

  这个颜值即是一切的世界,对胖子并不温柔。除了少数国家和地区以胖为美崇尚胖之外,往往胖子都是受人嘲讽和开玩笑的对象。尽管大部分人不抱有恶意,但不可避免地,被开玩笑的人会感到窘迫和自卑。都说胖子心宽,但谁又知道他们会不会总是苦恼于自己的体重呢?

  我喜欢盗笔里的任何一个人,也佩服他们每一个人。相信大部分人的本命都是小哥、吴邪、小花、瞎子吧?而王胖子的人气大概是最少的,我也不能否认,我的本命是吴邪而非胖子。

但是请你们给他多一点尊重,他不是盗笔帅哥天团的陪衬。

  胖子活得非常洒脱,他很能化解痛苦。但他化解的痛苦,只是他所不甚在...

【邪瓶】淡化(HE,短篇)

这篇在过年时写的,文笔小白,勿嫌。

  吴邪独自坐在沙发上,望着茶几发呆。他想着他和闷油瓶一起度过的时光。他发现他们的感情已经在一日日的流逝中逐渐淡化了。闷油瓶在这几年里似乎丝毫没有变,一样地习惯独自一人,一样地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一样地淡然冷漠。既然这样,那就分了吧,应该不会痛了。
闷油瓶下班,看见吴邪,有些惊讶:“今天下班这么早?”吴邪勉强笑笑:“嗯。”今天吴邪没有做晚饭,因为没心情。闷油瓶没吭声,去做饭了。其实之前他并没有做过饭,也不会,但吴邪一副气闷的样子,他觉得自己最好别去添乱。他回忆着吴邪做饭时的动作,做好了饭。当然是惨不忍睹的黑暗料理。他倒是不挑,默默地拿起筷子...

© 广羽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